<address id="3jtpl"></address><sub id="3jtpl"><meter id="3jtpl"><cite id="3jtpl"></cite></meter></sub>

        <track id="3jtpl"></track>
        
        

          <th id="3jtpl"><progress id="3jtpl"><listing id="3jtpl"></listing></progress></th>

          <address id="3jtpl"><progress id="3jtpl"></progress></address>
            <thead id="3jtpl"><meter id="3jtpl"><cite id="3jtpl"></cite></meter></thead>
            <font id="3jtpl"><menuitem id="3jtpl"></menuitem></font>
              <thead id="3jtpl"><meter id="3jtpl"></meter></thead><sub id="3jtpl"><meter id="3jtpl"><cite id="3jtpl"></cite></meter></sub>

                                  【灵欲教师】(08)【作者:rescueme】   校园小说 
                                  字数:83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史上最强神狗的诞生

                                    收养了小憨狗之后,在家里看家的张家三姐妹总算比?#21916;?#37027;么无聊了;不用在鬼屌内轮值的那一个,一天到晚抱着小憨狗和牠玩耍。长舌八婆?#26379;?#27905;也不再做出什么用阳神模拟假洋芋片陪她看电视的这种智障行为,连大奶杀人魔?#26379;?#30495;都可以抱着小憨狗一副母性光辉四射的模样。

                                    不过我们以后不叫牠小憨狗了,由於牠可爱的外表,无时无刻都想偷舔人表示亲暱的纯真举动,牠的母亲更因为(假装)?#20219;?#32780;(故意)牺牲;基於莫名奇妙的愧疚和疼爱,我把牠当作是家人,便给牠起了个名字─「唐憨狗」。(迷之音:有差吗?)

                                    不过张家三姐妹都嫌弃这个名字,对牠都各自有自己的称呼。由於牠一天到晚夸张地露出舌头喘气,喘气的「嘿嘿」声音虽然不小,却很有规律,倒也不打扰我睡觉,於是?#26379;?#30495;便叫牠「嘿嘿嘿」。?#26379;?#27905;则意有所指地叫牠「畜牲豪」。?#26379;?#24904;则嫌弃我起的名字太没品味,叫牠「唐小豪」。(迷之音:根本都一样,被你们收养有够衰。)

                                    於是,瞬间拥有四种称呼的「唐憨狗」斩妖除魔的故事便开始了!(干!原来之前都是序章,憨狗才是主角!)

                                    我任教的学校是私立的学校。基本?#24076;?#20844;立学校退休福利还不错,私立学校就不?#27426;ǎ?#29978;至?#34892;?#31169;立学校还有招生的?#23548;?#21387;力,一天到晚要到学生家庭访问什么的。注意?#31119;?#26159;到「还没入学」的学生家里做家庭访问「拉客」,压力够大了吧。也因?#32781;?#26377;机会的话,蛮多老师会寻求到公立学校任教的机会,所以我们学校里老师的流动算蛮频繁的,也因?#30636;?#36827;蛮多年轻老师。

                                    当中以外表来说,最吸引我注意的,除了田采真教官,就是我导师班的英文老师─梅思媛老师。她一毕业就在敝校任教,虽然年资多我两年,年龄却小我一岁,是学生最喜欢的老师,有中学生女神之称。可是学生很喜欢欺负她,还给她取绰号叫做?#31119;停椋螅螅伲酰幔睢梗?#20498;是?#26377;鍘?#26757;」变成姓「元」了!不过她也很喜欢同学这样开她玩笑,不知道和之前来演讲的陈湘宜副教授相比,谁比较受高中生欢迎呢?

                                    ?#31119;停椋螅螅伲酰幔睿?#25105;们班那些畜牲刚刚还?#22253;桑俊?#22312;楼梯转角碰见她,看见她老大不小还绑个马尾,清丽的瓜子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有点弯腰驼背地抱着讲义,像个刚发育的高中生,我总是要亏她?#22919;洹?br>
                                    ?#31119;模錚睿幔歟洌洌酰悖耄[email protected]#*

                                    不过这是我们的默契,我叫她的绰号,她也言不及义地乱回我?#27426;危?#24403;作打招呼。

                                    正当她踏?#19979;?#26799;要上?#20081;?#33410;课时,我看见楼梯下方摆放贩卖机的地方有几个男学生鬼鬼祟祟。看见他们?#20102;?#30340;眼神、故作轻松的姿态,白痴也知道他们在干嘛,我又不是没当过中学生,他们正准备偷窥梅思媛老师的裙底风光。

                                    其实学生青春期会有各种性幻想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只要不过度做些淘气的事,或者严重到犯罪,倒也无伤大雅。而且即使过?#20219;课浚?#20063;不?#27426;?#23601;是受到灵障攻击。看到那几个男学生猥琐的样子,我生气的点只有一个─?#22919;?#28982;没揪!」
                                    梅思媛老师今天穿着连身白色洋装,但是裙摆非常短,大约?#24187;?#24378;包住屁股再多出?#20445;?#20844;分的长度,其实不用从楼梯下偷窥,她内裤的颜色也已经透过薄薄的裙子质料而透出来了,?#24378;?#29233;的蓝白横条纹。她结实的?#21776;?#23617;把内裤和裙子绷得紧紧的,也因此让水蜜桃的线条非常明显,?#21387;?#36825;些小畜牲会受不了诱惑,躲在楼梯下偷窥。

                                    不过用肉眼偷窥是不犯法的,我们公民课堂上也讲过,就算你用肉眼偷窥浴室、厕所,那顶多也只是社会秩序维护法的行政罚罚锾的问题,缴完就没事,也没有前科、前案纪录什么的。我有时候在想,是因为我在课堂上向学生强调过,他们才这样吗?

                                    ?#19978;?#37027;几个男学生不在我导师班,偶尔?#19968;?#36225;睡完午觉不小心勃起的时候,灵视一下班上有没有人卡到阴的,这样一来也没有机会判断他们是不是色魔附身还是怎样。

                                    这几天身边难得平静,我也悠闲地享受了有子万?#20262;?#30340;生活;看着狗儿子愈长愈大,虽然还是一脸憨样,却偶尔?#19981;?#38590;得表现出牠继承到?#19979;?#30340;聪慧个性。例如:牠会在浮游灵经过我房间时噘起嘴,露出还没长齐的乳牙,虽然一点都不可怕,却至少能提醒我;如果是散步时经过有人自杀过的地点,强烈的地缚灵则会让牠难得除了露出牙齿外,?#22815;?#39069;外用尖细的幼犬语调「汪汪」几声,往往让张家姐妹完全融化在牠的萌样,根本就无力除灵,而是?#36127;?#21487;爱喔」地把牠抱起又搂?#26234;祝?#26368;后除灵的任务往往落在我这个根本看不见灵体的灵界瞎?#30001;?#19978;。
                                    其实,别看我总是色欲薰心、跟渣一样,我可是个全力为学生付出的老师。除了本分上应该做的,我?#19981;?#22312;晚上的?#38556;?#26102;间带着唐憨狗逛逛校园,?#32431;?#26377;没有异状,何况我的租屋处离学校本来就很近。

                                    现在的憨狗已经能紧紧跟着我们的步伐自己走上几百公尺的?#32602;?#25105;便让牠自行乱逛,然后我跟轮值的?#26379;?#30495;并肩跟在牠身后在校园巡视。别看这校园白天平平静静的,其实真要认真除灵的话,至少也要花个五年、十年才会变成所谓「乾净」的地点。

                                    其实一般校园的灵异事件都不少,除了多数校园是墓园改建之外,功课压力、感情问题有时?#19981;?#23548;致学子自杀,加上学校一到晚上便人迹罕至、阳气不足,会累积浮游灵或地缚灵并不奇怪。

                                    其中有一点无解的,是多数校园内都看?#29611;?#30340;某人铜像。固然在历史上他有功有过,但是他为了剷除政?#23567;?#26432;人无数的残忍手段怎么说都有违天理,别跟我说什?#35789;?#20195;不同这类的鬼话。我们?#20445;梗保?#24180;就?#22312;?#20026;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那在法?#21495;?#20915;书后面加註「死刑可也」、「不可低於20年有期?#21483;獺?#26159;怎么回事?揪出不同政党的政敌后,公开大规模处决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们却把这种人的铜像供奉在校园。

                                    这种行为就好比把陈进兴或郑捷当成偶像崇拜一样,请问社会的氛围会不会受到影响?尤其是当真相愈来愈明,怎么洗脑都抹灭不了他令人发指的罪行之后,中央政府还堂而?#25163;?#22320;供奉他的铜像,甚至把他充满罪愆、双手?#32496;?#40092;血的遗体建庙膜拜,这可是会让很多阴神寄宿在里面的。

                                    但是这种现象我们却无能为力,因为他的主灵还被供奉在北部一所纪念他的庙宇,除非直捣黄龙,在层层宪兵守卫的陵寝里除灵;否则在校园赶跑那些阴灵,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隔天铜像还是会被浮游灵入主。加上现在一般民众还是有大部分把他视为民族英雄,除非全体社会愿意,否则以我们的灵力,即使能进入那座阴庙,也无力除灵,台湾地区的民众一辈子都还是会受到他的影响。
                                    只见?#27426;?#20107;的憨狗在经过那位「伟人」铜像时,还是不自量力地用童音向它「汪汪」了几声,我不知如何向牠解释,这是全台湾人是非不分的无奈共业,我只好把牠抱了起来,把牠可爱的狗头上上下下抚摸了好几圈,在心中告诉牠,这是无可奈何的事,不是我们懈怠,让这么危险的?#38206;?#23384;在於校园里。这憨狗还真的听得懂我的意思,马上发出幼犬萌到极点的哀鸣,一边轻咬着我的手,表示牠懂了,要我放牠下去继续散步。

                                    ?#28014;?#22079;嘿嘿』真聪明,跟某畜牲完全不同。」?#26379;?#30495;穿着棉短裤、白T恤,挺着?#27426;?#22840;张的E?#30452;?#24040;乳,锁骨附近很明显地露出黑色胸罩的透明肩带,乘着微风在我身边冷言冷语。

                                    马的,好好一个人被讲成畜牲,就因为我曾经为了?#20154;?#19968;命,把鬼屌插在她小穴里面射精;从此她就不再叫我的名字了,要嘛叫我「死变态」,要嘛像这样指桑骂槐地暗指我是畜牲。

                                    看着憨狗那还不太熟练的走路姿势,四只脚跌跌撞撞的,屁屁还抖来?#24230;ィ?#21363;使是?#26379;?#30495;这样的冷血杀人魔,?#21152;?#38388;也露出无尽温柔。

                                    冷不防地,连走路都还不太熟练的憨狗,竟用牠母亲生前那种夸张的奔跑速度,尽力地?#20122;?#33050;伸到最前?#32781;?#28982;后再往后施力,让身体像飞箭一样射出!牠前后腿迅速换脚狂奔的结果,让小小的狗头显得特别突出,更让我好奇牠为什么这么努力狂?#36857;?#27604;看到中国杀人魔的铜像分身还激动。接着是不远的教室处传来一声微弱的女性尖叫声,划破这秋夜难得的宁静。

                                    我和?#26379;?#30495;紧跟憨狗的脚步,赶到一处废弃了好一阵子的教室前,只见憨狗对着教室里面狂吠,教室的后门则被破坏,里面似乎有人影。

                                    「谁?」虽然这间教室因不明原因荒?#24076;?#30005;源却没被切?#24076;?#25105;便打开日光灯,在黑夜中显得特别?#22238;!?#24184;亏我是教职员工,如果被承包的保全公司人?#34987;?#23398;校警卫发现,掰个理由也可以随便混过去。

                                    那个教室四周窗户平常从内而外贴着报纸,里里外外都积满灰尘;平常虽然有学生好奇想窥视里面,却?#23478;?#20026;报纸遮住而不可得,?#30001;下?#28385;的灰尘,更没有人想碰。

                                    随着眼睛瞳?#36164;视?#21018;打开的灯光,我眼尖发现佈满灰尘内的教室人影竟然是梅思媛老师,她右脚陷入因陈旧而垮掉的讲台,可能因?#31169;?#36864;维谷地拔不出脚,而且小腿已经被讲台的碎?#20928;耍?#27575;红的血痕在白皙的小腿肚上更是明显。
                                    「汪汪!」憨狗还是露着乳牙对?#25293;?#20010;陈旧的讲台吠个不停,以牠激动的模样,那绝对不是个小咖的灵体,加上教室无故荒?#24076;?#25105;想那极有可能是曾经有人意外?#21171;?#25152;变成的地缚灵!

                                    「憨狗,来!」我怕憨狗轻举妄动受?#32781;?#19968;方面向牠招着手,要牠回?#19968;?#37324;让我安抚,一方面询问梅思媛老师伤势?#21916;?#20005;重。

                                    「梅老师!还好吗?」我不再像平常白目叫她?#20572;椋螅?#20803;,而是担心她失血过多,但是此时的梅老师已经失去意识,半躺半坐地倒在讲台上。

                                    「憨狗,别乱叫了!那是把拔同事!」我一方面搓着憨狗下?#36879;?#36817;,一方面打算过去探视着梅老师的伤势,牠?#19981;?#25105;一声小小的低鸣「嗷呜……」。

                                    「小?#27169;?#26377;?#27426;?#28789;!」?#26379;?#30495;穿?#27431;?#24120;轻便,?#27604;?#23601;想要大?#35895;?#33050;功夫,?#26379;憒然?#26469;不及叫她下手轻一点,?#26379;?#30495;已经双手插进短裤口袋,双手再次伸出时,除了已经俐落地戴上手指虎,更用指缝抓起符咒,冲了过去,凌空飞起后双拳先后往下尻去,「啪?#23613;?#20004;声,只听见空气被拳头划?#39057;?#22768;音,伴随诡异的风压;然后?#26379;?#30495;的长腿再用回旋踢往她刚刚出击的地方扫去,空气中又因气压改变而发出「?#23613;?#19968;声,然后伴随愈来愈细微的长长「嘶……」声,我可以确定那只灵体已经进入虚无世界,结束悲惨的一生。

                                    ?#36127;擼够?#27714;饶。」?#26379;?#30495;帅气地维持右脚还悬在半空中的诱人姿势,白底滚粉红边的内裤都从短裤的边缘露了出来。她现我正盯着她的胯下,她?#20540;?#20102;我一眼:「死变态,看够了没?」

                                    「筱真,祂刚刚这么惊?#20540;?#25308;託求?#27169;?#20320;至少也听听看祂想说些什么嘛。」鬼屌中的?#26379;?#24904;有点生气地责备小妹。

                                    ?#36127;美病!拐朋?#30495;嘴里说好,脸上却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还耸了?#22987;紓?#19968;脸欠揍样。

                                    「梅老师、梅老师!?#24618;?#26044;在我轻拍脸颊几下后,梅思媛老师悠?#39057;?#37266;了过来。

                                    「梅老师,您怎么会在这边?」我过去帮她拨开周围已经朽坏的碎木,却也不免发现她蓝白相间的条纹内裤已经从短到夸张的裙下露了出来,尤其是她小?#35748;?#20837;讲台里面,屁股却坐在还勉强支撑得住她身体的讲台?#24076;?#30701;裙更不免被往上撩高,导致大半个屁股都露了出来。

                                    「我想说清出一个空教室,在我空堂的时候可?#22253;?#21516;样在上英文课、但是程度跟不上的学生抓出来特别?#24551;俊?#22905;梨花一枝春带雨,眼泪因为小腿的痛楚而?#21451;?#35282;渗出。

                                    ?#21103;?#21741;、别哭,不痛不痛嘿。」我仔细地帮她把木头挑掉,还帮她用面纸压住伤口,却又不免看见她内裤的走光。只好眼里吃着冰淇淋,却完全不敢作出尴?#20301;?#23475;羞的?#20174;Γ?#36991;免让她更难过,我把眼里的性感轮廓当作没看见。

                                    只是自己的身体被看见怎么会不知道呢?只见梅老师羞红着脸,让我看遍她诱人的下半身曲线。没想到白天那些死小鬼费尽心?#23478;?#26410;必能看见的美景,现在就在我眼前。梅老师的?#21776;?#23617;近在咫尺不说,而且为了帮她?#29273;В一?#21487;以堂而?#25163;?#22320;触碰梅老师柔软滑嫩的肌肤。

                                    「你们慢慢弄,我跟『嘿嘿嘿』?#28982;?#21435;。」?#26379;?#30495;抱起憨狗往外走,我的狗儿子则依依不舍地看着我,嘴里的哼声?#29992;?#20572;过。不过?#26379;?#30495;不想在这边看我和梅思媛老师你侬我侬,就迳自抱着憨狗先行离开了。

                                    「那是你女朋友啊?」梅老师好像比?#21916;?#30171;了,竟然?#34892;?#24773;问起我这个。
                                    「不是啦,是我表妹,因为喜欢我的狗儿子,所以陪我一起出来遛狗。」?#30475;?#26377;人问起我身边的三位美女,我都这样矇混过去。也因为很多人想神我身边的美女,却总是神不到,所以我的绰号也叫做「灵异教师……神没」(冷)。
                                    「她好漂亮喔。」梅老师微笑着道。

                                    ?#25913;撓校?#27809;你漂亮。」我才不敢这么说,我只在心里面想,?#23548;?#19978;?#19968;?#31572;的是:「只是人面兽心的母老虎一只。」

                                    幸好刚刚?#26379;?#30495;除灵的时候梅老师已经晕倒,不然?#19968;?#30495;的不知道怎么解?#39548;朋?#30495;是个灵能力者的事实。

                                    ?#27426;裕?#25105;总觉得有哪边怪怪的。随着我的眼神愈注视着梅老师的屁股,梅老师也不自在地扭着下半身,直到她的内裤已经以正面面对我,露出大腿之间的三角地带。我看着梅老师白皙的大腿和下半身三角地带的阴暗处,我一边不由自主地启动鬼屌,也一边接到?#26379;?#24904;和?#26379;?#27905;的传心术:「小?#27169;?#28789;动很明显!」
                                    ?#25913;?#26080;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白衣观世音,出来吧,鬼屌!」?#19968;?#26469;不及脱下裤子,灵视能力才一启动,我就发现四面八方大量的恶灵正从铜像的?#36739;?#28044;来,从后门、前门和窗户缝隙一一钻入,然后进入梅老师的身体!

                                    虽然我确定眼前的是梅老师的身体,毕竟我刚刚没有开启灵视能力;但是灵视之下,她的灵体?#25925;?#26044;另一位美女!鹅蛋脸配上大眼睛和柳?#36857;?#30475;起来应该是贤慧的亲切脸蛋,却因为眼神的邪恶而让人望之却步!

                                    ?#21103;?#26469;打算吸收完这附近的灵体再跟你开战的,没想到被你的狗儿子撞破我的好事!」那灵体露出冷艳的微笑。为了?#20081;?#36215;注意,她手一扬,「啪啪?#23613;?#20027;动关上教室的灯,教室的后门也「碰」地一声随着她的隔空操纵而自动关上。
                                    我知道我为什么会在启动鬼屌前感到怪怪的了;第一:她说她进教室是要整理荒废的教室,但是她一个女孩子在夜晚进入荒废教室,却根?#20037;?#24320;灯!第二:憨狗会那么激动?#27426;?#26159;遇到灵体,梅老师?#28909;?#30475;似是因为骚灵现象而尖?#24615;?#20498;,但她醒转过来后却绝口不问灵动的事!

                                    惨了惨了,唐憨狗,请继承我主角的地位让连载继续下去,我命休矣!
                                    「在你临死之前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诸罗鬼王麾下,东方勾魂使者─苍萱!」只见她拿出大大一把?#35874;?#24161;,本来穿着梅老师性感的白色小洋装也瞬间变成绿色上衣、红色长裙,颜色虽然鲜艳,却诡异不堪,好像?#24615;?#33410;要烧的纸紮人偶那样的装扮。

                                    「我凭依在这女老师身上?#27426;?#26102;间了,本来正在吸收这间教室里的地缚灵,等时机成熟要主动找你为?#24635;?#25253;仇;没想到你的狗儿子撞破我的好事,我情急之下只好放出大量的灵力投入外面的铜像身上。幸亏你身边那个胸大无脑的灵能力者没有发现,只消灭了刚刚我正在吸收的地缚灵,并没有发现躲在这女老师里的我才是主角,她和那只笨狗虽然察觉铜像内有不寻常的灵力,却以为那铜像本来就怨念强大。」原来刚刚是唐憨狗先发现苍萱正借由梅思媛老师的身体掩人耳目,前来吸收教室里的地缚灵?#22351;?#21040;牠发现灵动而拔腿狂奔时,苍萱也发现憨狗了,便藉由梅老师的嘴发出惊呼,让我以为梅老师遇到恶灵才惊讶地尖?#26657;?#20854;实我和?#26379;?#30495;根本都上当了,恶灵根本就还在梅思媛老师身体里面!

                                    惨了,除了刚刚分散进铜像内暂厝掩人耳目的灵力已经回到她身?#24076;?#33485;萱又号召了大量的灵体,一副?#27426;ā?#27442;乎?#20102;饋?#30340;模样。就算我现在能够射出阳气极重的鬼屌精液,也许能驱散那些乌合之众,也难以打败充满自信的苍萱!

                                    这时候,一声巨响,突然整扇教室后门都被踹?#26705;?#28982;后一个声音冷冷道:「我是大奶没错,但是我不是没脑的灵能力者!」

                                    只见唐憨狗率先冲进教室,在我身边停下冲刺的势头,然后噘起牙齿边的嘴唇,露出根本就不吓人的乳牙,一边发出即使现在情势极度不利、?#19981;?#26159;?#36127;?#36887;得我笑出声来的童音「汪汪」声,不过我身边围?#39057;?#28789;体竟被这小傢伙吓得一一退开。

                                    接着是刚刚那个承认自己大奶的声音主人,身材高挑的?#26379;?#30495;?#26223;?#22320;露出长腿,像在走伸?#22266;ㄋ频兀?#25402;?#27431;?#28385;呼之欲出的上半身徐徐走了进来。

                                    「男人美色当前时,智商会少掉一半以?#24076;?#24184;好我不是男的,而且愈漂亮的女人愈会让我生起戒?#27169; 拐朋?#30495;双手已经戴上手指虎,还拿起符咒,不慌不忙地贴在运动鞋尖端。

                                    ?#36127;擼?#31639;你聪明,不过你回来只是?#36864;溃 共?#33841;说着马上?#28216;?#30528;手中的?#35874;?#24161;,那些本来待在铜像里接受民众崇拜的、在阴暗处随处飘?#39057;?#30340;恶灵,随着她的号召,都一一聚集在教室内外。

                                    我本来还担心憨狗会不会被灵障攻击,没想到牠可神勇的?#37073;?#28789;体被牠的「利牙」一咬,竟然就像被鬼屌的精?#21495;?#21040;一样地灰飞?#22530;稹?#21482;见牠咬上瘾了,明明连走路都不太会,却摇摇?#20301;?#22320;四处攻击?#25293;?#20123;恶灵!

                                    「我们憨狗怎么那么神勇!?」我现在难以启动鬼屌最厉害的部份─精?#21495;?#23556;,只能拿出念珠和经?#27597;?#36208;或超渡一些比较弱小的灵体,不像憨狗大显神威,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这真的很奇怪,猫狗看得见灵体,但是应?#22969;?#26377;能力伤害祂们啊。

                                    「你记不记得昨晚做什么?#21361;俊?#21999;?#23380;?#26202;,那就是今天早上啊,我记得我梦到和童颜巨乳的?#24635;?#37027;个,基本上就是个春?#21361;?#20154;?#19968;?#23556;在她无毛穴里面呢,潮爽的,不过我可不会告诉?#26379;?#30495;的!

                                    「姐姐告诉我你做的是春?#21361;?#20294;是你的小鸡鸡平常那么少发射,累积那么多的精液,做春?#25991;?#36947;都不会?#25105;牛俊拐朋?#30495;加入憨狗的战?#37073;?#19968;边聊天一边游刃有余地一拳一拳把灵体击碎。

                                    ?#35813;我?#23436;怎么没有在内裤上留下精液呢?好奇怪?#31119;俊?#22905;已经?#36127;?#26432;上瘾,一边笑着、一边踏着华丽的脚步灵活地挥着拳头。

                                    ?#28014;?br>
                                    ?#28014;?br>
                                    ?#28014;?br>
                                    你他妈的唐憨狗你这个畜牲!没事不要乱舔啊!

                                    「憨狗!!!?#22815;?#31639;成人类年龄还只是小婴儿的牠?#27604;?#20160;么都?#27426;?#21548;见我的惨?#26657;?#26080;辜地回头看了我一眼。现在看到牠伸出来不停喘气的舌头,人?#19968;够?#23475;羞呢!然后憨狗继续初生之犊不畏虎,勇?#20599;?#29992;牠嘴里残余的「灵能力兵器」四处肆?#21834;?br>
                                    我虽然除了鬼屌之外没什么战斗力,基本的念经能力还是有的,我盘腿坐在教室正中间,帮憨狗和?#26379;?#30495;驱除一些没必要花费力气周旋的浮游灵;然后?#26379;?#30495;杀进密度比较高的灵体里面,有时候一个拳法套路下来,四五只灵体被强制成佛,有时候一个华丽的转身连续踢击,更是整团整团的灵体被击溃,侥倖没被她打死踢死的,也都在逃窜中被憨狗一只只咬?#26657;?#25105;们简?#26412;?#26159;配合地天衣无缝的除灵特种部队!

                                    ?#19978;?#30340;是憨狗今天过后可能就不会再具备这种能力了,我睡觉前?#27426;?#35201;把牠好好链起来,不让牠再有机会乱舔!

                                    眼看着兵败如山倒,程度跟?#24635;安畈欢?#28866;,只有头衔很响亮的苍萱生气地跺了跺脚,看了看周围一点用处都没有的残兵败将,然后竟然露出诡异的微笑:「今天先到这里,我倒要?#32431;?#20320;这半调子灵能力者能奈我何!」

                                    然后一阵阴风从她的?#36739;?#21561;向梅思媛老师,苍萱的身体?#29916;?#26001;驳的照片般一片片剥落,?#21491;?#35044;开始,直到她健美的胴体在我面前一丝不挂;但是?#19968;?#26080;暇欣?#20572;?#22905;的身体就噁心地?#29992;?#21457;、皮肤、肌肉、一片片剥落,让我?#27426;?#20197;为她要自爆。但是眼看着剥落的部分都顺?#25293;?#36947;阴风?#21040;?#26757;老师体内,我这才知道她要继续凭依梅老师。直到苍萱的上半身逐渐残破直到剩下骨架而消失,?#22238;?#22320;剩?#20081;?#19997;不挂的下半身,然后下半身也一一碎裂,最后剩下两只脚掌骨头,还持续崩解,直到整个灵体都进了梅老师体内!

                                    看到顶头上司已经烙跑,其他灵体更没有搏命的必要,一一逃窜出去。不知死活、自以为自己天生神力的唐憨狗也累了,只有意?#23478;?#24605;追出去了几步,然后就跑了回来,依偎在我脚边,先看了我一眼,然后不由自主地被睡魔侵袭、闭上眼睛,然后勉强睁开惺忪睡眼再看我一眼,接着就瞬间进入梦乡。

                                    我看了看脚边可爱的狗儿子,确定牠没受?#32781;?#20877;?#32431;?#26127;迷的梅老师。心想,哼,你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吗?还不简单,只要跟梅老师来一发,把精液射进她的子宫,苍萱的灵体就会被强?#24179;?#20837;虚无了。

                                    不过现在梅老师还在昏迷状态,我如果趁机来一发不就跟奸屍没两样;何况被凭依的梅老师还是有她自主的意识,我可不能随便就以除灵为由,趁机性交她啊。

                                    不然尊重她的自主意识,?#20154;?#37266;来问她:?#39640;?#20241;敢?#24120;俊?br>
                                    靠,我是在耍宝什么啦,苍萱就?#24378;?#20934;我有色无胆,才会凭依在梅老师身?#24076;?br>  正当我看着梅老师露出内裤的下半身揣想这些可能性时,梅老师已经醒过来了。

                                    「头好痛喔。」她红着眼睛,双手按在头痛欲裂的两边太阳穴。

                                    这?#27431;?#29616;大半个屁股都露出来的她,连忙把裙摆拉下,遮住?#23614;?#30340;线条。惨了,现在连奸屍都来不及了,我要怎么防?#20849;?#33841;对梅老师不利?

                                    幸好天也快亮了,以苍萱的等级,大白天的,她也只能乖乖在梅老师体内蓄积能量,最好是继续色诱那些青春期的少?#26657;?#23558;他们对梅老师的欲望转化成苍萱的灵力。

                                    「梅老师,明天我再帮您整理教室嘿。」经过我的提醒,她才想起她本?#35789;?#31361;如其来地有个念头想要整理这间教室,然后不小心被朽坏的讲台绊倒,才陷入昏迷。

                                    不过我知道这些是苍萱凭依在她身上后,强?#35033;?#36827;她大脑的?#19988;洌?#24182;不是她真正出现在教?#19994;脑?#22240;。

                                    这次真的问题大了,敌暗我明,之后到?#33258;?#20040;防?#20849;?#33841;操控梅老师的身体胡作非为呢?

                                    至少?#20154;?#26757;老师去急诊,处理完腿上的伤口,其他的白天再说了。

                                    抱着唐憨狗,看着牠垂在嘴边的舌头、还有?#27426;?#36215;伏的胸膛;我只希望回到家到上班的这两个小时,我能睡得安稳,补充完体力后,明天应?#27809;?#26377;场恶战!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
                                  海底捞鱼游戏 德国美因茨地图 pk10计划连对检测 莱万特西班牙人直播 中国福利彩票欢乐生肖玩法 杜塞尔多夫火车站到科隆展馆 勃艮第大学第戎 巴伦西亚对皇家贝蒂斯比分 水果大战僵尸修改器 高达nt巴纳吉银弹 桑普多利亚对尤文预测 卡昂马丁靴 克拉里昂锯鳞鱼 6个月宝宝吃鸡蛋 瓦伦西亚断腿 珀斯对悉尼fc澳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