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3jtpl"></address><sub id="3jtpl"><meter id="3jtpl"><cite id="3jtpl"></cite></meter></sub>

        <track id="3jtpl"></track>
        
        

          <th id="3jtpl"><progress id="3jtpl"><listing id="3jtpl"></listing></progress></th>

          <address id="3jtpl"><progress id="3jtpl"></progress></address>
            <thead id="3jtpl"><meter id="3jtpl"><cite id="3jtpl"></cite></meter></thead>
            <font id="3jtpl"><menuitem id="3jtpl"></menuitem></font>
              <thead id="3jtpl"><meter id="3jtpl"></meter></thead><sub id="3jtpl"><meter id="3jtpl"><cite id="3jtpl"></cite></meter></sub>

                                  【如烟往事】(06-10)(完)【作者:天涯1客】   校园小说 
                                  字数:994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6)

                                    我和红姐开始了?#27426;?#39047;为奇特的关系,介乎姐弟和恋人之间,我拿她当女朋友,她当我是她的小弟,总也不让我碰她的关键部位,搞得我很恼火,以为她存心?#25918;?#27922;家,真想跟她一刀两?#21916;?#26469;往了,却又时时想念她,想念跟她度过的每一分钟。

                                    只要她休息,那段时间我们总在一起,看电影逛公园压马路。我根?#20037;?#25226;上课当一回事,一学期不听课我也能至少糊弄个7、?#31119;?#20998;。

                                    有天傍晚我们牵着手在大街上闲逛,一不留神撞见了三节棍。

                                    这小子是我们寝室的第一猛人,敢公开手淫,把他那睡在下铺的兄弟摇得差点晕船,大?#23567;?#20320;这反革命手淫犯!」

                                    可能由於手淫过度,他的小弟弟的根部好像长成了两截,加上龟头,便是三节棍。他贼眉鼠眼地朝我一个劲坏笑,我假装没看见,大摇大摆走了过去没理会他。

                                    沈轻红却注意到了,走出去很远,忽然问我道:「刚?#25293;?#20010;人,是不是你的同学?」

                                    我想装糊涂,但觉得骗不了红姐,只?#29611;?#22836;说:「是的。」

                                    「那你怎么不跟他打招呼?」

                                    「这小子坏蛋,我怕他胡说?#35828;饋!?br>
                                    「你回去见到他,他还是会说的。」

                                    「那随他说去了。」

                                    我心里很矛盾,怕同学嘲笑我找个端盘子的做女朋友,可又不想在和她上床之前放弃。

                                    过了几天便是元旦,晚上我拉她到校园里玩。

                                    我们早就说好了,老闆娘格外开恩,那天让红姐提前一个小时下班。那个大水?#20102;?#21608;架?#26379;?#28779;,冰面上到处都是欢庆的人群,大声唱着歌曲。

                                    我们混在人群里,非常开心地瞎跑,由於太乱太暗,她一时不见了踪影,我急切地四处搜寻,呼喊她的名字。忽然我被人?#30001;?#21518;抱住,回头看见是她,?#34507;?#30340;火光里,我看见她脸上两条浅浅的泪痕。

                                    这时雪开始飘落,当新年钟声震响,转眼被无数年轻的呼啸淹没。许多情侣热情相拥,热烈相?#29301;?#25105;也抱住她,第一次和她唇吻。

                                    她闭上双眼紧紧抱着我,舌头深入我的口?#26657;?#21644;我的舌头搅在一起,疯狂地吮吸。

                                    我趁她意乱情迷,一只手搂紧她,另一只手掀开她的长尼大衣,隔着裤子抚摸她圆润紧致的臀,见她没有反对,便继续深入,打开她的腰带,进入一个温暖湿润细草茸茸的美妙所在,分开两瓣淤泥也?#39057;?#28369;腻,感觉隐藏着的温泉和热谷,让人销魂彻骨。

                                    她的脸红了,喘着?#21046;?#20572;止了?#20219;牵?#22068;唇贴在我的耳朵边说:「小弟,你不要这样,被人看见了,可不好!」

                                    我也觉得?#34892;?#36807;分了,赶紧抽出手来,将指尖放在鼻子底下使劲嗅那略带荤腥的味道,又放进嘴里细细品味。

                                    她嗔笑着迅速紮好腰带整理好衣服,对我说:「你这个小流氓,大坏蛋,快?#33216;一?#21435;吧!」

                                    我开心地拉着她的手,边走边说:「你让我这个小流氓送你回去,你不怕我?#28079;恪?#25105;想说强奸,但忍住了,因为周围有好多人。

                                    这时雪越来越大,在路?#39057;?#20809;芒?#26657;?#26080;数乱琼碎玉飞舞,好似来自一个纯洁无暇却?#22336;?#29378;迷茫的世界。

                                    我们来在小屋门口,我想?#22909;?#32943;定在早在里面睡着了,不方便进去,便对她说:「红姐,我就不进去了,再见。」

                                    「小弟,你这么急着要走干嘛,你不是想耍流氓吗?」她笑着说道。

                                    「唉,我早想耍流氓了,但?#22909;?#22312;里面,?#19968;?#27809;?#24515;?#20040;流氓,呵呵。」
                                    我咽着口水,望着到了嘴边却无法吃着的肥肉,心有不甘却无可奈何。
                                    ?#22797;好方?#22825;晚上去朋友家了,不回来。」

                                                  (7)

                                    说完她掸去身上的雪,开门走进小屋。

                                    小屋忽然明亮起来,她坐在床?#24076;?#26395;着我关上房门拴好插销,走近她的身边,将她搂在?#25345;校?#20146;吻她的额头和秀发。

                                    她轻轻侧过头,把脸贴在我的胸膛,似乎想倾听我热烈的心跳。

                                    我伸手解开她前胸的大衣纽扣,隔着厚厚的白毛衣,抚弄两座柔软挺拔的秀峰,她便转过脸面对着我,四片嘴唇自然地贴在一起。

                                    我轻轻用力把她压倒在床?#24076;?#29992;舌头顶开她的牙齿,她伸开两只手抱紧了我的头颈,紧闭美丽的双眼。

                                    她在柔和的灯光下美丽极了,让我不禁停下亲?#29301;?#25260;头仔细看她的脸。她好像从?#20102;?#20013;惊醒?#39057;模?#30529;开眼睛凝视着我。

                                    「轻红,你真美!」我轻抚她的面颊、头发、耳朵和颈脖。

                                    她轻轻推开我到一边,脱下沾满积雪还未融化的靴子,甩去大衣,蜕去所有衣物,坐在床边赤身裸体却一点也不害羞地面对着我。

                                    我呆呆地望着她,两只眼睛不够用,她身体每一处都不肯放过,尤其是两腿之间的幽暗处。

                                    过於寒冷的天气,让她开始瑟瑟颤抖,我心疼地拽过两条厚被,让她?#19978;伦?#32454;盖好。

                                    我急急忙忙地脱衣裤,乱七八糟扔在地?#24076;?#19981;知是由於寒冷还是紧张,手哆嗦?#32654;?#23475;,衬衣老是解不开,气得狠命一拽,纽扣掉了好些。

                                    她忍不住笑出声来,脸颊红彤彤的,像上一回我们在一家小饭店喝酒喝多了一样。

                                    寒气向我袭来,我也浑身颤抖,连忙钻进被窝,一把抱着她,浑身抖得更厉害了。

                                    我们脸对脸侧着,她一只手搂着我的脖子,一只手轻轻安抚我的后?#24120;?#20351;我慢慢安静下来,只有下面的小和尚?#33041;?#36215;来,硬硬地顶在她肚腹最下方细软的一丛茸毛上。

                                    第一次和妙龄女子赤裸相拥,所有文学作品的描写,都真实不虚,也远远不如。

                                    我觉得像红姐此时的身体,才是最美妙的。?#20154;?#26356;年轻的瘦了一点,不够丰腴泽润,?#20154;?#24180;纪大的开始长出多余的脂肪。她的身体无一处不让我销魂,尤其紧靠我胸膛的乳房,有着无法形容的温软丰盈,我轻轻滑动身体,感受乳尖和乳晕反?#24202;?#25325;的触电一般的快?#23567;?br>
                                    我暗自讚歎造物主的神奇,给我们男人制造这么?#29467;?#30340;女性身体,实在是世间顶顶?#29467;?#30340;玩具。怪不得?#24551;?#30340;?#23454;?#22823;都荒淫无道,要是我有三宫六院,呵?#29301;?#25105;也不爱什么鸟朝政什么鸟江山,老子要天天荒淫,?#20154;?#26377;的?#23454;?#21152;在一起还要荒淫!

                                    我的小和尚已经受不了了,莫名其妙地?#21693;?#26497;了,一团火苗炎腾腾地从根部向着?#21644;?#34067;延,一跳一跳地抗议着,如果再不给它浴液和澡盆,小和尚简直要上吊自杀了。

                                    我虽然没有真刀实枪地干过哪?#20081;?#27425;,但理论知识足可以当性学教授,知道必须前戏充分,男女尤其是女人?#25293;?#27426;畅,不然她觉得不爽,今后就不爱性交了。
                                    我的手伸进她的私处,准备学学毛片里的洋鬼子,认认真真兢兢业业地抚爱她的阴唇、阴蒂和阴道口儿,谁知那里早就氾滥成灾一塌糊涂了,我的手像旱鸭子忽?#22351;?#36827;沼泽地,整个陷在水汪里。

                                    红姐的脸更红了,也伸手探向我的下体,一把盈盈握住那里,望着我调皮地笑,好奇地轻轻抚弄那阳刚之物,还有两只涨得满满的丸子。

                                    我已经很久没有手淫了,哪里受得了她轻柔曼妙的爱抚,刚想让她拿开手,小和尚已经?#20219;?#26356;加头晕目眩,哇地一声吐出积蓄良久的天地精华,全喷射在她的小腹和大腿上。

                                                  (?#31119;?br>
                                    红姐扑哧笑出声来:「小弟,你早泄啊,姐过两天带你去看医生。」

                                    我羞愧万分,跳下床随手捞了一件衣服披在身?#24076;?#28982;后去找卫生纸和毛巾,给她仔细擦?#20204;?#20928;,短短几分钟又冷得直哆嗦,她连忙掀开被窝让我进来,抱着我的头?#24120;?#20146;了又亲,不知把我当作她的爱人,还是小孩子,然后伸?#32622;?#25720;我下面软塌塌的一撮,失望地说:「你这么不中用啊,我看你胳膊胸脯挺粗壮的哩。」
                                    我着急道:「怎么会呢!刚才一个没注意,等会儿就好了。」

                                    她笑着说:「你真是个小孩子,姐逗你玩呢。」

                                    她一边轻轻揉搓着我的阳物和?#21644;瑁?#19968;边问道:「跟姐说实话,你是不是还是个处?#26657;俊?br>
                                    「嗯。」我很难为情地说,真希望?#34892;?#30495;刀实枪的经历,好跟她吹嘘一下。
                                    「真是个好孩子!等会儿姐让你失身了,你会不会哭啊?」

                                    「?#32781;?#32418;姐,你怎么老拿我当小孩,我让你知道我的利害!」

                                    我的小和尚已经在她的手?#35874;指?#20102;狰狞,於是我翻身压在她身?#24076;?#21644;尚光?#29359;?#21018;碰到她的大腿中间沾满?#31471;?#30340;春草,还没深入沼泽,就又不行了,突突地抖动起来,还好没有喷射,只?#38376;?#22312;她身上?#27426;欢?br>
                                    她的娇躯何其柔软细腻温存,?#21387;?#37027;本绝世淫书的名字叫做?#24230;餛淹擰罰?#33021;够趴在红姐的身?#24076;?#36825;时让我去死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我低下头,缓缓从她的额头一寸寸吻到乳头,便停在那里,伸手将被子往下拉了一截,好仔细看她洁白的乳房,和粉红的乳晕乳头,像剥去花瓣的雌蕊被一圈雄蕊包围,摆在在凝脂?#23376;?#20043;?#24076;?#36731;轻摇曳,渗出些许秋露。

                                    她闭上眼睛,喘息声粗重起来,双手紧抱我的?#24120;?#20998;开双腿夹住我的腰臀,用力向上提起小腹,前后左右胡乱地用她最隐秘的部位摩擦压?#20219;?#29983;命最蓬勃之处。我的?#33041;?#33707;名地砰砰乱跳,砸得胸腔很疼,几乎喘不过气来。

                                    「家明,你不要紧张。但,但你快一点好吗,我真的受不了了。」

                                    「对不起,轻红!」

                                    我赶紧用力挺进,急切间忘记动作要领,差点硬硬地顶入她的菊穴,吓得她身子一缩。我忽地想起该先用手找准部位,分开阴唇才好插入,她已经?#20219;?#19968;步,轻轻仰起身子,左手拿住那没头没脑乱沖乱撞的铁头和?#26657;?#20351;劲往里就塞。
                                    我却想起一件极重要的事情,连忙说:「等等,等等,红姐,你下面要不要垫块毛巾,待会儿把床单弄红了不好办。」

                                    她睁开眼,望着我摇头说:「没事,你姐又不像你这样,还是个处女。」
                                    她以为?#19968;?#22833;望,甚至沮丧,谁知我没?#25343;?#32925;地一点也不在意,甚至有一丝难以掩饰的开心放松和释然,用力进入她的身体。她闭上双眼,将头稍稍偏向一侧,紧紧抱着我,眼角流?#20081;坏?#27882;。

                                    我被从未有过的欢愉裹挟着,并未在意,还以为她跟我一样快乐地忍不住流泪了。

                                    那里真是一个天堂一样的世界,人类发明语?#26197;?#23383;,也许就是为了描述这一刻的销魂蚀?#29301;?#20294;任何语?#26197;?#23383;都是徒劳,最高明的作家也像小学生写作文。这样的感觉也是?#19995;?#20449;仰的动力,大概每个人都希望时时刻刻活在性欲最高涨时的满足。

                                    但我?#27704;?#19981;相信什么宗教鬼神,但亿万年的进化,竟真能?#19995;?#20004;件这么密切融合、水乳交融的器官么?她竟是为我所生么?为什么她的花房正好容得下我的阳物,一丝不嫌太紧,也一毫不嫌太松,滑腻酥热地套在上面,让我轻轻移动一下,连着头脑和阴茎的一条神经就因为拉得太紧快要爆炸了。我多么想要这样的爆炸,我简直有点疯了的想要,又不愿这样结束,这无边欢愉的世界就紧紧套在我的一件初次?#34892;?#20351;用的器官上。

                                    但红姐显然不喜欢我静止在她身体里,她需要的是汽车活塞,钻井队的钻头,越刚强越迅猛越好。

                                    她终?#24230;?#26080;可忍,自己活动起来,我赶紧抬起屁?#19978;?#20943;少内部?#24378;?#24597;的简?#34987;?#28781;一切的摩擦,她双手用力抱住我的下身,一瞬间我便从九霄云中像一只烟花?#26412;?#29190;发了,一道道银?#30001;?#21521;星云深处,每射击一次,我们两个人的身体都要颤抖一下,一直口中没有声音的她,忽然间呜呜呜呜地失声大叫起来,分不清?#24378;?#27875;还是欢笑,但我能感到其?#35874;?#21512;着一种巨大的生命存在的苦痛,就像失陷崩溃的天堂——那纷扬的大雪正?#19981;?#30528;屋宇和北方的大地。

                                                  (9)

                                    「红姐,对不起,我,我刚才忘?#21069;?#20986;来射到外面去了。」

                                    我立刻?#34892;?#21518;悔和害怕,从她身上下来,赶紧找到一条毛巾,掀开被窝,她正用手堵在那里。

                                    「家明,没事,我才来过月经几天,是安全期。」

                                    我们重新搂在一起,感觉很热,我就扯掉了一层棉被。

                                    「那就好,那就好!」我长出了一口气。「轻红,怎么样,?#19968;?#21487;?#22253;桑浚 ?br>  「小弟,你还挺利害的哈,最后射得姐姐舒服极了,真烫!我都害怕里面被你?#36538;?#20102;。」

                                    「那当然,我们宿舍人都管我叫权老实,利害?#25293;兀 ?#25105;洋洋得意地吹嘘起来。

                                    ?#29976;?#20040;权老实?」

                                    「红姐肯定没看过肉?#28153;?#21543;?!」

                                    我搂着轻红,给她滔?#21916;?#32477;地讲述未央生和权老实的故事,绘声绘色地把她逗得一个劲儿哈哈大笑。

                                    「小弟,想不到你还挺会讲故事,但你还比不上权老实。你?#30340;?#20642;夥一干就是一两个小时,你刚才时间太短了,才几分钟,姐还没怎么兴奋呢。」

                                    「那是书里瞎鸡吧吹牛,人哪?#24515;?#26412;事,不把皮给磨破了才怪。不过刚才我的确不行,这次我肯定可以。」

                                    她伸手一摸,我那个引以为傲的阳物又?#26469;?#27442;动。

                                    「小弟,你可真行啊!」她由衷的讚歎让我很受用。

                                    这次让她俯卧,我趴在她背面,压在她的屁股上。女人除了脸蛋,我最喜欢的是臀部,需要滚圆丰满却又要和细腰长腿相称,不能太夸张。

                                    红姐当时的屁股还?#26197;?#30246;了一点点,但极白,在腰和大腿之间涌出两瓣唆使所?#24515;?#20154;犯罪的弧面,交界的地方向下?#35825;?#24320;迷人的溪流和芳草。

                                    我喜欢这个俯身的姿势,可以最大程度地接触她的屁股。我也喜欢坐在女人的屁股?#24076;?#30475;阳物在两片肥白的臀部中间的溪洞里进出忙碌,将大小阴唇掀开来又压回去,更喜欢让女?#35828;?#39569;在我仰躺的身?#24076;?#30475;她翘着雪白的屁股一上一下。
                                    但今天屋里太冷,这两种姿?#39057;?#22909;处只能今后细细品味了。

                                    这一次我再没?#24515;?#31181;极欲喷博而出的感觉,终於可以潇洒自如,九浅一深忽快忽慢,将吾平生所学尽付诸?#23548;?#22312;?#23548;?#20013;反复检验所学之理论,竟是融会贯通茅塞顿开,便使出浑身解数,定要取悦红姐。

                                    开始她还歪过头和我接?#29301;?#21518;来就顾不上了,也像毛片里的女洋鬼子一般,狂乱地嚎叫起来,却害怕隔音效果不?#27809;?#34987;邻居听见耻笑,便咬住被子一角,含混不清地快乐哼哼着。

                                    红姐越是哼哼唧唧,我就越开?#27169;?#35273;得自己的本事可真不小,每次热血上涌,被她裹挟和引诱得?#21767;?#26080;法抵抗之际,便龟息起来,体会那里每一寸肌肤上每一跟神经的悸动酸麻,都清清楚楚玲珑剔透?#27426;?#22905;来自内部深处的微微颤抖,都像高压放电,激起一阵阵火花。

                                    那花火不大不小,不高不?#20572;?#27491;好让我们眩晕迷离?#35874;秀便保?#21644;火山口、地狱天堂的交界处只隔着一线的距离,越?#24378;?#36817;就越?#31168;保?#20063;越危险,像瘾君子控制海洛因的?#20142;?#37027;样危险,又像一个玩火自焚的人,终於无可避免地燃烧、燃烧、再燃烧,最明亮最炽热的一瞬间,多么让人后悔,让人失落,变成近乎绝望的?#21307;?br>
                                    那一晚我们不知道疯狂地做了几次,最后下面都磨得生疼,却强忍着不?#32454;?#20241;,直到我们精疲力竭。但如果红姐还想要,?#19968;?#27627;不犹豫地再去做,她便是要我去死,那一刻我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不知晓我们什?#35789;?#20505;睡着了。黎明时分,当雪掩埋了窗户,我?#27426;?#37266;。
                                    原来我们只盖了一床被。她一丝不挂地蜷缩在?#19968;?#37324;,一点也不像昨晚老是嘲笑我的红姐,倒像一位惹人恋爱的小妹妹。我拖过另外一床棉被,给她严严实实地裹好,紧紧抱住她,我的爱人,你是我的爱人呀!

                                                 (?#20445;埃?br>
                                    我睡到将近中午才缓缓醒来,发现沈轻红不睡在我身边,也不在屋里。昨晚地上我扔得乱七八糟的衣物,都被整齐叠放在紧?#30475;?#25143;边缘的一?#25293;?#26885;?#24076;?#37027;几条毛巾也清洗得乾乾净净。

                                    我一阵?#31168;保?#19981;知道身在何处,昨晚究竟是真是梦。

                                    正胡思乱想之际,她扭动房锁推门进来,左手拎着一个很大的保温桶,右手一个?#20154;?#29942;。

                                    「红姐,你早就起来啦?」

                                    「嗯。你饿了吧?起来吃饭,我给你做了几个?#32781;?#24597;你还在睡,就跟房东借了一个保温?#21834;!?br>
                                    我坐起身来,把被子往上拽盖住整个上身,懒洋洋地靠在墙?#24076;?#22836;还是晕晕的,理不清头绪,也不愿去理,只顾盯住她看。

                                    她被我看得脸红起来,坐到床边的小凳子?#24076;?#25226;头和胳膊伏在我的腿上。我抚着她的秀发和脸庞,一时间这世界多么安静多么美丽,安静美丽得让我们因为不敢相信而有点伤?#26657;?#22909;半天都没说一句话,只听见小桌上的闹钟行走如飞,屋簷水滴一?#36276;?#28165;晰舒缓地掉落。

                                    「家明,你今后不要忘记红姐!」

                                    「轻红,你,你怎么说这?#21834;?#25105;,我爱你!」

                                    我想说娶她,话到嘴边,却没有底气说出口,改成了一句废?#21834;?br>
                                    饭后我挽着她的手,一路说说笑笑,走过雪后晴朗的街道,由於积雪变得疏朗空旷,那些街头商贩比往日少了很多。

                                    在街头一株叶落尽净玉雕也?#39057;?#26611;树下,我和她分别,她去老四川上班,?#19968;?#23487;舍。我大?#23047;?#36807;宽阔的街道,像往常那样回首,准备目送她美好的背影在人流中消?#29275;?#21364;见她站在原地没有动,望着我的眼神,隔着滚滚车流,带着无限哀伤。我等车流稍驻,慌忙跑回去。

                                    「轻红,你怎么了?」

                                    「家明,没,没什么……」

                                    她把头靠在我肩?#24076;?#32039;紧搂住我,在?#27704;?#30340;阳光中身体颤抖不已,泪水无声滑落,从我的领口流进去。

                                    「轻红,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今天下午我陪你,你去老闆娘那里请个假?」

                                    她摇摇头什么也没说,抱住我的脖子,泪眼朦胧地仔细极近距离地望着我,然后用力吻了一下我的嘴唇,转身离去,没?#35874;?#22836;。

                                    我以为她爱我都爱得不想片刻分离了,甚是得意,又感到?#34892;?#23475;怕和不安。
                                    回到宿舍,三节棍和飞机头(我们宿舍年纪最小者,其人爱模仿Jim?#33579;幔潁潁澹?#30340;神探动作)正在聊天,其他人都不在。

                                    三节棍一见?#19968;?#26469;,大叫一声:「权老实,你老实说,昨晚去哪里鬼混了?
                                    交了女朋友,就敢夜不归宿,哈哈。「

                                    飞机头和他一起放?#24651;?#22823;笑起来,逼问我那女生是哪个系的。

                                    我支吾?#22919;洌?#25343;上换洗衣物,匆匆跑向浴室。他们二人连忙也掏出几件内衣,不知是乾净的还是换下来还没洗的,三节棍大?#26657;骸甘?#23478;明,你等?#20219;?#20204;,一起去澡堂啊!」

                                    飞机头跟着嚷嚷道:「我们正好去检查一下,他的东西有没?#24515;?#22351;了。」
                                    一个多星期后的周末下午,我去老四川找沈轻红。

                                    那是我最忙的时间,一学期的课程,都指望这最后两个星期废寝忘?#31243;?#28783;夜读,好不容易对付完系里最可怕的捕快头子铁手无情于教授的课,下周几门比较轻松,心情格外愉快。

                                    饭店老闆娘却告诉我一件远比被於捕头拿获还要绝望的事情:她上个周末辞去这里的工作,和老闆结算清后,回家了,说今后不打算再到这里打工。

                                    我登时懵了,这件事就发生在我们街边分别的短短几天后,怪不得那天她那么难过,但为什么不跟我说?

                                    我追问老闆娘,究竟忽然发生了什么事情。老闆娘也不太清楚,让我问?#22909;貳?br>  ?#22909;?#25226;我拉到门外,问我道:「你是不是和小红吵架了?她走的那天很伤心。」
                                    「没有啊,真的没?#26657;?#25105;,我跟她?#27704;?#37117;没有吵过架。」我急得都快哭了。
                                    「那真是奇怪。」

                                    ?#22797;好?#22992;,我看你跟轻红特别要好,你怎么也知道一点吧,她为什么忽然就走了?!都不跟我说一声。」

                                    「小红和我在一起,加起来一年多了,就像我的亲妹妹一样。她人真好,我们都很喜欢她。那天她忽然要走,拦都拦不住。我也不晓得怎么回事,唉,这真是的。」

                                    「那你有没有她家的地址,我要给她写封信。」

                                    「我?#23567;?#22905;临走给了我地址,叫我今后常和她联系,但是……」?#22909;?#38750;常踌躇。

                                    「但是什么?」

                                    「但是,她特意关照,不要把她的家庭地址告诉你。」

                                    ?#22797;好?#22992;,你看我像不像个坏人?如果你觉得我像,就不要告诉我她的地址。」
                                    我又生气又难过,为沈轻红的异常绝情心痛不已,真想一走了之。但分手那日她十分伤感的眼神,深深刺痛了我的?#27169;?#35828;什么我也要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小明,我相?#25293;悖?#25105;这就给你写地址去。」

                                    当晚我就给沈轻红写了一封长信。第二天要考的?#39047;浚?#26412;打算今晚複习,现在也不管了,去它奶奶的,?#25954;?#32473;我几分?#22270;?#20998;吧。

                                    由於考完就回家过寒假,我给她特意留了家庭地址。

                                    后面几门课我考得一塌糊涂,因为根?#20037;?#24515;思好好複?#21834;?#20020;放寒假的前一天晚?#24076;?#25105;躺在床?#24076;?#38391;声不响,跟霜打的?#20204;?#23376;那样,无精打采。

                                    「权老实,你这几天都不怎么说话,以前你的废?#30333;?#22810;,特别是晚上。你怎么了?」老秃不愧是老大哥,非常关切地问。

                                    「大概他女朋友跟他吹灯了,呵呵。」三节棍?#20197;擲只?#22320;说。

                                    ?#29976;?#23478;明,我们都听?#30340;?#26377;女朋友了,怎么回事?跟哥们?#27493;玻?#25105;们给你拿个主意。」

                                    ?#22581;?#36319;我最是要好,我便一五一十全说了。

                                    「我觉得你和这位沈姑娘不是一条道的人,算了,你又不是?#20063;坏?#22899;人。哥劝你忘记她,你现在是鬼迷心窍。」老秃直截?#35828;薄?br>
                                    「你瞎说,怎么不是一条道的人?我见过她一次,觉得她很不错,不仅长得很漂亮,气质也很好,?#20219;?#20204;班的那几个女生都要强。高中毕业怎么了?要是我,穷追不舍,管他娘的。」三节棍振振有词铿锵有力。

                                    「我同意三节棍,学历不学历的,没啥鸟球关系。我今后就要找个贤妻良母,看见那些张牙舞爪的女强人,我就来气。?#29399;堵?#36947;。

                                    「我觉?#32654;?#31171;哥说得有理。你找个高中生,将?#32431;?#23450;会后悔,无论?#23548;?#29983;活,还是共同语言和爱好,都差别太大了。再?#27599;?#30340;女人,你天天跟她上床也会腻味的。」飞机头道。

                                    他们四人分成两派,激烈争辩起来。我们一贯如?#32781;?#19978;次为在《玉?#28153;擰?#37324;看到一个性交姿势,究竟应该叫做「隔山取火」还是「老?#21644;?#36710;」,一?#32972;?#21040;半夜。

                                    只有杨小邪半天没有发表意见,?#22581;?#20415;问:「小邪,你怎么半天不吭声,这可是关系到我们的老实和尚同志的终身大事啊。」

                                    小邪慢条斯理道:「我觉得沈姑娘这是在考验家明同学。史家明,你要是真的喜欢她,肯定会追到她家去。看你这个情形,我觉得你只是还想跟她上床罢了,所以你就别去找她了,这样不好。」

                                    我一个晚上也没睡着,翻来覆去地?#21972;浚?#21364;不晓得自己真的是爱上了她,还是像杨小邪说的那样,仅仅出於满足性欲。

                                    从?#26412;?#22238;到家,我失望地发现沈轻红并没?#35874;?#20449;。我立即又给她写了一封,依然石沉大海。我整天想着沈轻红,差点忘记和高?#24515;?#20301;女同学约好的会面,匆匆赶去,在公园里跟她说话,答非所问,?#30475;讲欢?#39532;嘴,?#31168;?#30340;时候,竟把她叫成红姐。气得她拂袖而去,跟我断绝了来往。

                                    我终於明白?#20309;?#26080;可救药地爱上了沈轻红,我不能没有她。其他什么我都可以忍受,唯独失去她让我?#21693;?#24471;不知怎么办才好,?#36335;?#34987;一个无形的利爪掐住脖子?#21693;?#24471;喘不过气来,被一把无形的利刃割得五?#21972;?#33105;支离破碎,无法忍受。我要去她家,当面告诉她,我不仅爱她,而且要娶她!

                                    我跑?#21483;?#21326;书店,仔细研究中国地理,找到从家到?#26412;?#20572;靠的火车站?#26657;?#36317;离她家最近的那个,然后可以坐长?#37202;?#36710;到那个镇,她家离镇子应该不远,即使?#20063;坏?#22905;的话,镇上也该有旅馆住宿。

                                    大年初九,我便上了火车,此时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星期。

                                    到了那个火车站,正是清晨,我背着包蹦下车。?#28783;?#19978;写着三日内到达?#26412;┯行В?#20063;不知是真是假,随他去吧,大不了再买一张火?#28783;薄?#25105;坐上长?#37202;?#36710;,?#24576;?#20102;好几次,接近傍晚,方才到了那座小镇,问了路边一位老者,弄清路线,大约要走半个小时,沿着镇北一条比较宽阔的土路,便可入村。

                                    我的心中颇有踌躇:是第二天白天前去,还是不管黑夜迷路的危险?最后下决心要尽快见到她,冒一次小险吧,再等一个晚?#24076;?#25105;简直要疯掉了。

                                    那天天气不太好,虽然没有下雨,但一直乌云密?#30505;?#35753;我心生不详之兆,忐忑不安。

                                    一路上回忆起和她在一起的两个来月的?#22336;置?#31186;,不禁泪水?#20658;啊?#25105;发现情爱与性爱一样刻骨铭?#27169;?#21644;她坐在小屋里深夜吃面,跟与她疯狂做爱一样,都终生?#28153;?#25105;不由加快脚步,越走越快,慢跑起来,只想与她早一刻相见。

                                    当我接近那座和地址完全吻合的村庄时,天全黑了,远远望见小村灯火?#20142;粒?#34987;四周空旷黑暗的田亩团团包围。

                                    我的心狂跳不已,一再想像与她相见的那一刻?#20309;?#25970;开院们,她满面愁容顿时变作惊喜交集,不顾一切扑进我的?#25345;?#32039;紧抱住我,而我要在她的耳边大声说:轻红,我的轻红,我这一生不能没?#24515;悖?br>
                                    我进了村,急切地跑进第一家门口,打听沈轻红?#20197;?#20040;走。那?#24515;?#22919;女指点我向左一直前行,看见一家正大宴宾客的就是。

                                    我激动地一溜儿小跑,来到那儿,果见她家客厅堂屋里摆满酒席,热?#22336;?#20961;喜气洋洋。最外边一桌上一位年轻人,看上去好似学生模样,我便问他,沈家今天什么喜事?

                                    那人用结结?#26742;?#30340;普通话告诉我,今天是沈轻红结婚回门的日子,她家办酒请女婿。

                                    我一听差点瘫倒在地,然后执拗地拒绝相信,坚持认为他拿我开心取乐,却见沈轻红身着大红?#20081;攏?#28385;面红云,笑语盈盈,正在全力抵挡热情的亲友给她身边的男子灌酒。

                                    我站在那里,呆呆地发愣,不知何去何从,拼命忍住泪水,想转身默默离开,可是身体?#36335;?#34987;孙猴子施了定身术,根本不听大脑指挥,动弹不得。

                                    她应付完一桌客人,转身和她男人一起走向朝外的一?#28291;?#20934;备给他们敬酒。
                                    突然间沈轻红望见了我,万分惊讶地睁大?#25628;?#30555;,手里端着的酒杯猛地一?#21361;?#26263;红的葡萄酒,血一样倾?#21512;?#26469;。她的丈夫以为她喝多了,将她的身体一把挽住。
                                    这时烟花随着爆竹升起一片绚丽和炽烈,转瞬?#35789;牛?#22312;黑?#36947;?#28448;的天空,飘落如那个元旦之夜永远的飞雪,又像一个人无处安放的青?#21898;?#24773;。

                                             ************

                                    后?#29301;?br>
                                    这篇东西本来只想写三、?#37027;?#23383;,最后竟然一口气写了一万三千多字,只是写得四不像,既不像回忆录,也不像小说。

                                    我无意写成小说,又不得不使用一些虚构和移花?#24189;尽?#32418;姐,如果有一天你看见了这篇文字(尽管小於万分之一的?#24597;剩?#20854;中的好些细节,只?#24515;?#25105;知道,你肯定会明白是我所写。我不会忘记你的,永远不会。

                                    记得整整一年,我最喜欢听和唱的一首歌是?#37117;拍?#26159;因为思念谁》:你知不知道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就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一颗一颗流成热泪。你知不知道?#25293;?#30340;滋味,?#25293;?#26159;因为思念谁,你知不知?#21171;纯?#30340;滋味,?#32431;?#26159;因为想忘记谁……

                                    红姐,我用那年为你暗地里流的所有泪水,祝你一生幸福平安!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
                                  千禧3d试机号开机号金码杀码 卡五星麻将怎么抓牌 海南快2怎么玩 中国福彩走势图 快乐十分手机选号器 澳客彩票网 下载开奖搅珠宝典软件 新时时开奖结果360 2018年马会手机开奖版 时时免费分析软件 重庆时时APP老版本 彩票网站推广 河南22选五近100期走势 新疆时时开奖结果时走势 内蒙古时时号吗统计 重庆时时全天候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