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3jtpl"></address><sub id="3jtpl"><meter id="3jtpl"><cite id="3jtpl"></cite></meter></sub>

        <track id="3jtpl"></track>
        
        

          <th id="3jtpl"><progress id="3jtpl"><listing id="3jtpl"></listing></progress></th>

          <address id="3jtpl"><progress id="3jtpl"></progress></address>
            <thead id="3jtpl"><meter id="3jtpl"><cite id="3jtpl"></cite></meter></thead>
            <font id="3jtpl"><menuitem id="3jtpl"></menuitem></font>
              <thead id="3jtpl"><meter id="3jtpl"></meter></thead><sub id="3jtpl"><meter id="3jtpl"><cite id="3jtpl"></cite></meter></sub>

                                  【肉街】(05-06)作者:zztopzl   人妻小说 
                                  字数:5567


                                                 (5、)

                                    红黑色的乳头,在我的舌尖颤动着,间或有一两滴白色的乳汁渗出,很快就被我吸入嘴?#23567;?br>
                                    [ 丰满的乳肉,从我的指缝中露出,如凝脂、如黄玉,似流淌的欲望,恰被我雄劲的双手包裹,却包不住那丰腴?#33041;?#21619;。

                                    岁月在她的腰际留下臃肿和纹路,此刻,被我正值壮年的肌肉厮磨着,?#27426;?#25913;变着轮廓。

                                    那浓黑从中的耻处,一条青筋暴起的巨龙?#27426;?#28216;动着,探寻着内里的奥秘。想来,花径深处的肉瓣正一张一合?#21422;?#21560;着我的龟头,而她的花蕊在我无情的抽插下早已停不下涓涓细流,以至于我的?#21644;?#37117;一片泥泞。

                                    身下的杨秀梅喘息着、呓语着,接受我这个晚辈的玩弄,她的双手紧紧抓住我的肩胛,好像恨不得把我整个塞进她的身体一般。

                                    成熟女人却有一个紧致的阴道,梅姨的身体堪称完美,难怪有老板出大价钱玩她。这样的女子,却有着如此坎坷的命运,难道这是上天注定她必须要用自己的身体去满足男人的欲望吗?

                                    头脑中思考着这些问题,身体却丝毫没有停顿,从餐厅归来,我搂着梅姨急匆匆进了她的房间,脱得赤条条开始盘肠大战。由于在饭店给卢秀玲来了一次口爆,这次跟梅姨做爱特别持久,接近一个小时我全无射意,驰骋在梅姨美熟的肉体上,开发着她身上每一处洞穴。

                                    「哦……哦……死明子……哦……哦……干……干死我了!梅姨还要……还要……」

                                    梅姨的三个肉洞都被我的阳具光顾过,?#27426;?#24040;乳也夹得我飘飘欲仙,但我就是精力旺盛,尚未达到顶峰。

                                    陷入性爱的泥潭居然是如此美妙,我尽情肆虐着梅姨的阴道,不知疲倦地去攫取、再攫取……

                                    ?#25351;?#21040;龟头顶部一阵痉挛,不知这是梅姨第几次高潮了,我腰上一用劲,将巨根尽数顶至最里,梅姨压抑着?#21587;?#36215;来,乳头急速勃起,白色的乳汁激射出来,整个人像散?#24605;?#19968;样瘫软在床上,我迅速拔出阳具,扯下避孕套,将精液喷洒在她的身躯上……

                                    良久,梅姨才回过神来,用手拨弄着身上一处处精液道:「要死了,你搞得人家爽死了、脏死了!」

                                    见梅姨像小女人般嗔怪,我不禁笑出声来:「梅姨,你不是也射得我全身?#38469;?#21527;?」

                                    梅姨见我身上?#38469;?#20083;渍、淫水,也噗嗤笑起来,赶紧拉着我下床去卫生间清洗,期间,我少不得上下其手,梅姨也主动用她的豪乳帮我搓弄,场面相当淫靡香艳。

                                    出来穿好衣服,我爽快地掏出两百元给?#25628;?#31168;梅,这是我一个嫖客的义务,梅姨略一迟疑也就接过钱,堆着笑说:「明子你?#21697;?#20102;,再来玩啊。」

                                    我连声应诺,并和?#23381;?#28023;打招呼,结束了今天的猎艳之旅。

                                    接下来的几天,由于要陪?#25913;?#19979;乡走亲戚,我并没有时间再去肉街游荡。等到回县城家中的时候,收到老婆的消息——她们已经乘火车到了。

                                    我忙着去?#35825;荊?#24573;然手机响了,我一看,恰是杨秀梅的电话,于是接道:「喂?梅姨啊?想我了吗?」

                                    「明子,梅姨这边有件事情……」

                                    「嘟……嘟……嘟……」

                                    正说着电话断了,再打过去那边已经关机,我想可能是没电了吧,也就没上?#27169;?#36214;快去火车站接人了。

                                    刚进站台,眼前一亮,熟悉的身影恰是我的妻子陈永慧和儿子胡益丰,好几日的分别让我格外想念他们,三步并作两步便上去一?#23547;?#20004;人抱住。

                                    「小子,有没有想爸爸啊?」

                                    「爸爸,今年有多少压岁钱啊?」

                                    儿子童言无忌,我笑着在他头上扣了个爆栗,一面在老婆脸颊上轻吻一下道:「那要看你表?#33267;恕!?br>
                                    老婆扭捏地说道:「大白天这么多人的,你收敛点……哎呀……」

                                    我趁机手上使劲,从她的腋下使劲捏了一?#20262;?#20083;,老婆脸一红想将我推开,不料我力气很大,她推不开反倒跌入我怀里。感觉到我的手不老实,老婆不敢乱动,只好让我赶快?#19979;?#22238;家。

                                    回到?#25233;校改?#33258;然孙子长孙子短地招呼起我儿子,我拉着老婆进了给我?#20146;?#22791;的卧室,一把关上门,把她紧紧抱住:「说!有没有想老公?」

                                    「想了、想了」老婆?#34892;?#23475;羞:「在你家里呢,?#33268;?#37117;在外面。」

                                    「怕啥,儿子都这么大了,你还怕?」

                                    ?#25913;?#27809;羞没臊,我刚来,你看你这么猴急猴急的,这两天憋?#36947;玻俊?br>
                                    「那当然!」我作势双手直取老婆双乳,就要凑上去吻她,吓得她一把推开我:「慢点、慢点,大白天的呢……」

                                    见拗不过我,老婆只好说:「坐了这么长时间火车,我去洗洗休息一下再给你玩好吗??#32654;?#20844;……」

                                    见老婆撒娇我就不再强求:「那好,那今晚可要都依我哦!」

                                    一家人一起高高兴兴吃了个晚饭,饭后儿子拿起我的平板饶?#34892;?#33268;地玩起来,爷爷奶奶似乎有数不清的话要问他,爷孙三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在主卧里攀谈,我和老婆使了个眼色,老婆心领神会去了次卧,我一边打趣一边也尾随过去。
                                    「宝贝,可想死我了!」我急不可耐地脱起老婆的衣服,老婆顺从地解开内衣,我俩不一会就赤条条钻进被窝?#26657;?#25105;略一用手拨弄,老婆的下身已经湿润了,我的?#20540;?#29087;门熟路地钻进她的花丛?#26657;?#24178;起了深入浅出的工作。

                                    「嗯……嗯……啊……?#32654;?#20844;……快点……深点……对对对……啊……快点……」

                                    老婆的呻吟还是那么销魂,人说小别胜新婚,果?#40644;?#28982;,老?#21734;?#30528;我耳朵吹气,我顿时有一种要射的感觉,赶快镇定心神,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之前没有太多女体的经验,但看老婆的身?#27169;?#35273;得除了胸小一点,其他都很满意:高挑的个子、纤细的腰肢,难得还长了一张娃娃脸,声音也好听,想来在学校?#27426;?#20063;很受欢迎吧?我和她是经朋友介绍认识的,很快就陷入了热恋。还记得第一次做爱是在出租屋里,我俩吃完饭一路聊回来,说着说着我压住她的唇深吻过去,她半推半就地倒在床上,任我解开她的衣服,抚弄着她的身躯。

                                    那时的她更为单薄,鸽乳仅可盈握,而现在哺育了孩子以后,乳房略大了些,但依然算不上豪乳。让很多女人嫉妒的是,她生完孩子依然保持了良好的身?#27169;?#33136;身几乎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慧……怎样……老公强吧?」我从后面抱住老婆的小蛮腰,阳具努力地在抽插着,老婆细若游丝般地嗯了两下算是回应,我的手又往上移抓住了她的乳房。
                                    这个姿势在我们的欢爱史上频率最高,因为劳累了一天以后用这样的姿势躺在床上享受性爱最省力。而这两天,我由于肉街?#33041;倒剩?#24615;经验大增,不免要比较一?#20262;?#21183;和女体。

                                    卢秀玲身材微胖,胜在青春有活力,一身肉一点也不松弛,手感很好。
                                    杨秀梅则是阅人无数、性技出众,?#21448;欢?#35946;乳极具冲击力,但终是上了年?#20572;?#26377;赘肉且手感松弛。

                                    老婆则是介于她?#34903;?#38388;,没有她们的丰满,但肌肤的触感很好。

                                    想到这里,我感觉这两天的?#22902;?#24871;对于老婆,心中一阵惭愧,不禁也放慢了抽插,老婆见状忙说:「不要射,这两天危险期呢!」

                                    「哦哦,」我说着抽出?#25628;?#20855;,将老?#34384;?#24179;,?#27426;?#22320;吻着她道:「我们不再要一个吗?」

                                    「讨厌!一个已经够累了,」老婆嗔道:?#25913;?#23601;知道玩人家,也不知道人家有多辛苦!」

                                    「好好好,老婆!」我嬉笑着说:「那我弟弟还没解决,你看怎么办啊?」
                                    「……」老婆略一皱眉,从床头柜拿起一包湿巾,钻进被窝里,帮我把阳具擦拭干净,一张樱桃小口便将阳具整个吞入,努力给我做起口舌侍奉来。

                                    「哟……哟……老?#25293;?#35265;长啊!哎?#32447;稀?#31361;然受到湿巾冰凉的刺激,又被老婆温暖的嘴包住,鸡鸡一?#20262;?#23601;活跃起来,?#27426;?#20960;分?#27185;?#25105;在老婆的口中爆出?#24605;妇?#22810;日的精液……?

                                                 (6、)

                                    与老婆的一番激情,让我心中充满了愧疚。看着一脸满足的妻子起身匆匆穿好衣服,掩饰不住?#25104;閑腋?#30340;笑意去照顾儿子,我陷入深深的?#20102;肌?br>
                                    诚然,站在道德的高点来批判我是很容易的,毕竟在前几天我刚刚踏入一个相对阴暗的位面,作为嫖客用金钱去体验不同女人带来的快?#26657;聊?#20110;性的乐园?#23567;H欢?#39135;色性也,我不过是肉街那些千万恩客中的一?#20445;?#27809;有我,像梅姨、卢秀玲这样的女人也必须靠出卖自己的肉体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我与她们之间,没有和老?#25293;?#26679;的爱情与亲情,维系我们的,仅仅是金钱和肉体的关系。
                                    但即便这样想,仍不能撇清我主动跨越道德?#21587;?#30340;罪过,我是为了自己的欲望去做这一切的,恰如光顾肉街的其他客人一般,?#38469;?#34987;?#34892;?#21407;始的欲望驱动,做出了文明社会普遍看作错误的行为。或许在合法的情况下,?#34892;?#36947;德观点会?#34892;?#20559;?#27169;?#35692;如?#34892;?#22269;家性交易是合法的,某些国?#20197;?#35768;一夫多妻,这样男人是否就可以为自己的过错找一番说辞呢?

                                    我昏昏?#33080;?#22320;考虑着这些,忽然又想到:若是人人?#21587;啵?#20687;肉街这样的地方便不能存在,那势必会影响到许多女人的生?#30130;?#35201;知道,在县城这样经济不发达的地方,她们?#32622;?#26377;出外谋生的能力,岂非死路一条么?

                                    我苦笑一下,是否所有出去嫖过的男人都有我这样的矛盾,正想着时,手机响?#20284;?#26469;,?#35789;欽孕?#28023;。

                                    「喂?海子啊?什?#35789;拢俊?br>
                                    「明子,我老姨找过你吗?」

                                    「没有啊?」我努力回想着,记起梅姨曾经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好像下午给我打过电话,但没说什么就挂了。」

                                    「哦,那就算了,我打她电话没开机,以为她去找你了呢。她说好像有什?#35789;拢?#38382;我你是干什么的,?#30340;?#22312;南方见过大世面,要请教你。」

                                    「嗯,那你见到她再让她打电话给我吧,」我又压低声音说:「我老婆孩子刚回来,这两天估计都不能?#32431;?#20320;们了,年后吧,年后我走之前再聚聚。」
                                    「好的。」

                                    挂了电话,我跳下床去和老?#21734;?#23376;说了会话,他?#20146;?#20102;很长时间的火车了,没一会儿都困了,一夜休息无事。

                                    第二天,老婆带儿子跟着我?#25913;?#21435;见几个长辈,我自己要求留在家里准备饭菜。?#28909;?#23478;走后,我准备准备,打算去市场转转买点菜。

                                    ?#20945;?#32769;爸的指点,我推着自行车找到菜市场,赫然发现这里和肉街居然首尾?#21972;?#32784;不住心中的骚动,我紧踩几步踏板,将车放在街口,又向肉街走去。
                                    到底还是忘不了梅姨丰满的肉体,我现在满脑子是她那对会?#32622;?#20083;汁的豪乳,那一口把我夹得紧紧的阴道。不一会我就轻车熟路地来到?#23381;?#28023;的小超?#26657;?#27491;看见他一脸愁容地坐在那边。

                                    「海子,咋回事啊?」我?#27492;?#33080;色?#27426;裕?#20851;切地问道。

                                    「是你呀?正好!」海子好似见到救星一般:「我老姨正在里面着急呢,想问你又不敢。」

                                    「嗯?」

                                    「明子,你是不是搞房地产的啊?」

                                    「啊……这个……也算吧,怎么回事?」其实,我学的是法律,只是恰好在房地产公司的法律?#25371;?#37096;,但经手的?#28404;?#20063;确实?#38469;?#25151;地产方面的。

                                    「我也不知道,前天老姨又去接那个大客户的活,回来以后就好像失心断魂一样,说有大事了,又问我你是干什么的。」

                                    「哦哦,」我答应着,人已经往后面走了。

                                    推开门,梅姨正坐在写字台边上,像是在写着什么东西,我喊了一声:「梅姨!」

                                    她似乎吓了一跳,回头看我,也和海子一样,像见了救星一般带着哭腔说道:「明子啊,可把你等来了,你不是?#30340;?#21518;再来的吗?」

                                    「哎哟,想你了嘛,梅姨。」我尴尬地笑笑,走上前去抚摸梅姨的乳房:「想你这对大奶子了,还有你?#24378;?#23620;!」

                                    梅姨勉强挤出一点微笑:「看你就会逗你梅姨,我问你,你是搞房地产的吗?」
                                    「算是吧,什?#35789;拢俊?br>
                                    「明子,这里面有个大事啊」梅姨定定神,任由我挨着她坐下来对她上下其手。

                                    慢慢的,梅姨逐渐说出一个很庞大的事实,以至于我的手逐渐收拢了,定下神来听她说完。

                                    前天那个司机又来找梅姨,说是他老板又打算包夜。梅姨满心欢喜,自然没口应?#26657;?#20808;把那司机好好服侍一遍,让他在自己身上爽了一发。那司机倒也耐力一般,没几下就清?#21972;?#28316;,待梅姨帮他取下避孕套,又用嘴帮他来了个炮后口,那司机爽得直叫唤。

                                    其后,那司机就带着梅姨出去,吃了顿不错的馆子,又带着她在城里逛了逛,梅姨倒挺是开心。等到了?#39057;輳?#26757;姨被带到房间里,那个老板已经等着了,一进门就扒光了梅姨开始干起来。

                                    梅姨?#30340;?#20010;老板可能吃过药,一条鸡巴不知疲倦地在她身上打洞,即便射了也是硬邦邦的。那老板射了一次之后,拔出阳具让梅姨舔干净,这时候有人敲门,那老板就赤条条地去开了门,用南方口音和外面三个男子打招呼,并把他们领进房里。这是本县最豪华的?#39057;?#22871;件,即便四男一女也是绰绰有余,后来的三个男人显然很熟悉这种场面,笑嘻嘻地脱光?#24605;?#20837;老板的战局。梅姨虽大吃一惊,但老板说可以?#24551;?#26757;姨也就没有多想,任由他们摆?#32908;?#21518;来的三个人同时占据了梅姨的小口、肉穴和肛门,同时施为,搞得梅姨喘不过气来,当年被人轮奸的恐惧感油?#27426;?#29983;。

                                    幸亏这种?#32622;?#24182;没有?#26377;?#24456;长时间,老板提出一个玩法,四人围着套房里的小圆?#26469;蚺疲?#30001;梅姨在牌桌下用各种肉洞?#27492;?#20505;四人,一?#21482;?#19968;个人。大家觉得这种玩法很好,又省力又有意味,便摆开了香艳的牌局。

                                    四人的荒淫牌局持续到接近两点,大家都在梅姨身上射了至少一次,这才和那老板道别离去,老板拥着梅姨的美肉昏昏睡去不谈。到了清晨,梅姨醒过来,浑身酸软,却发现那老板已经醒过来,赤身裸体地坐在沙发上打电?#21834;?#26757;姨原本不想动,听着老板的电话更是故意装睡,怕打扰了他。原来,这个老板是做房地产的,来我家乡就是为了收地盖楼,老板电话里提到机床厂宿舍,?#30340;?#37324;还是?#19979;ィ?#21487;以拆了再开发,梅姨听得真?#26657;?#22823;气也不敢喘。

                                    从电话里听到的内容,这个老板似乎黑白通吃,很有势力,打算?#22270;?#25910;这一带的地皮,讲的?#38469;?#20123;厉害的手?#21361;?#24656;吓、官商勾结都用上,就为了能便宜拿到地,然后似乎也不想开发,找几个合作公司来搞,自己坐收红利?#32431;傘?br>
                                    我听着暗暗心惊,其实我所在的公司以工程为主,没少接触这样有势力的开发商,这些人并不正经盖房子,只是在前期这种拆迁、拿地的操作中分一杯羹,而后以地皮作价推动后期,做生意可谓一?#23601;?#21033;。可这样的生意,往往害苦了被拆迁的住户,因为补偿极?#20572;?#21363;便是在我们这种县城也不足以弥?#39038;?#22833;。

                                    梅姨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怕自己要失去赖以为生的房子了,十分着急,才会想着找我这个「大城?#23567;?#30340;人了解一下情况。

                                    ?#36214;?#21035;着急,梅姨,」我安慰她道:「我先帮你打听一下情况,就算真要拆迁,也?#27426;?#24110;你要足了钱!」

                                    梅姨这才放下心来,微笑着把我放倒,又一次将我带入她丰腴的肉体?#23567;?br>  我和肉街的联系,?#35825;?#26102;起进入了欲罢不能的危?#31449;?#22320;。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梦晓辉音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
                                  中国福利彩票快3走势图 亚特兰大机场租车 赛尔号祖拉极品性格 酒吧比基尼派对策划 惊奇先生 西甲28轮巴塞对皇家贝蒂斯回放 pp电子加工价格 nba东西部球队分布图 丧尸来袭女娲 亚特兰大电视剧资源 切沃vs那不勒斯 曼联吧东厂 三人斗地主攻略 桑普多利亚联盟杯 比基尼派对删除 水晶宫和卡迪夫城比分预测